当我没来过,当我没爱过

[进击的巨人/团兵]软肋 #11

这时候他的心肝已经长出来了,正温热滚烫着。 

韩吉正要奚落他,利威尔的表情让她闭上嘴。她突然就意识到,在没心没肺这件事上,利威尔已经弃她而去了。

“你把花旦当成什么?”

“小动物。”

——她不止是一个小动物。韩吉太怕老了,花旦(以及她每一个青春逼人的前女友)是让她长生的处女血。

她开回去把利威尔放在马路牙子上,粗枝大叶的,“我懒得开进去了。”他们熟悉得大可互相敷衍。利威尔随她的意,也是敷衍地道了别,不久后开始下雨。冬天的雨冷得刺骨,他拢紧外套,后颈接了几滴,像落在骨上。

埃尔文才收工,出了棚助理替他撑伞,他就着助理的身高微微驼背,养尊处优的时候还是低姿态,因此为他服务的人总觉得自己受着优待。利威尔在雨里头走得急,毕竟怕冷,其实离埃尔文不远,他看是看见他了,没好意思理。岂料埃尔文极其地好意思,举着伞直愣愣地到人跟前,“别淋雨。”

利威尔看着倒不惊奇,很正直地接过来,小指下侧和埃尔文的食指蜻蜓点水地挨了挨,“谢谢。”埃尔文钓他是下作,他明知被钓还要上钩,和埃尔文五十步笑百步。

这五十步和一百步相对无言了一阵。埃尔文失掉离开的最佳时机,现在他们之中的一个必须得说点什么。

“你这么对我是多余的。”就算埃尔文不这么做,利威尔也是觊觎他的。他花瓶似的往利威尔旁边一站,利威尔就很觊觎他了。

“没忍住。”埃尔文的脸皮经得起千军万马十个来回。

这就好办了,利威尔也可以没忍住约一下他,前后衔接都不带的,“你看衮达的新话剧试演吗?”人少,灯黑,是对旁人上下其手的大好时机。利威尔冷着脸当一个委婉的流氓,这是他的风度。

埃尔文很明白,“不了。”

“钓鱼?”

“天气冷。”

“那就打台球。”他想着埃尔文挥杆时绷直的背,手臂上噌噌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指尖都是电。

“好。”埃尔文的矜持算是尽数到位了,他掐着时机说好。利威尔眼里一清二楚地写着对他的非分之想,非常薄情的一双眼,放什么都不合适,但偏偏就是有对他的非分之想。埃尔文真是喜欢利威尔这么喜欢他,也享用利威尔这么喜欢他,心态甚是龌龊。他们在这种昭然若揭的龌龊里各自想着,你(我)欠我(你)的。埃尔文不想再对利威尔大度了。

利威尔忍了这厮心态龌龊,手掌向下滑到沾着他体温的那截伞柄,“什么时候杀青?”

“下个月。”

这才月中,利威尔顿时表情不大好,又怕他反悔,“你到时候找我。”

埃尔文点头。他纵使钓着利威尔,也不会敷衍利威尔。他的点头向来是一个坚定的“好”。利威尔并非不能取悦,下车库的步子几乎有些轻快了。

那天之后韩吉不再来,利威尔偶尔能和埃尔文打个照面,后者常出来帮剧组抬盒饭,不能愧对记者写他德艺双馨。月底又下了雪,积起薄薄的一层,脏得很快。埃尔文看见利威尔下来抽烟,有时和别人一起,吸时三十岁的眉宇皱起,舒展开还很年轻。他背后是一块罕见的干净的地。

头发黝黑的人在雪里是很好看的。


就在这对旧情人眉来眼去的时候,整个娱乐圈都像中了邪,媒体恨不得逮着个活物就问:“你是支持艾伦和三笠,还是让和三笠呢?”起因是一年一度的GALA上,艾伦在卫生间里把让给打了。

让和三笠这边的情况是:三笠一直走硬派武打少女路线,现在观众不吃这一套,公司重金弄了一部软核动作片(即硬核言情片)让她演。让在九零后小生里打头阵,是影片男主角,在片场和三笠频传绯闻,前两天他俩被狗仔拍到拖手出街。为了给电影造势,公司没压这新闻,还塞了点钱给上微博头条。

艾伦这边的情况是:他最卖座的电影是韩吉的手笔,所以即使他妄想花旦已久也不能明争,嫉妒韩吉到心窝子里也不能真恨。他一苦闷就缠着三笠胡闹,三笠也愿意当他的妈,爱也给,饭也给(多为糖醋排骨)。而当三笠少爱了他一点,全世界都少爱了他了一点。

他和让在厕所里鏖战一番,末了接踵想起还有面子这回事,各自占了一个水槽洗脸,气喘如牛。领带是拿来勒的,线绷开了;衬衣自然就用来擦鼻血,损失惨重,血迹跟泼墨似的。艾伦掬了一捧水,还是气不过,便龇牙咧嘴地问:“三笠怎么看得上你?”

让把龙头拧得很紧,一滴水悬在沿口,形状逐渐摊平,“我不像你把她当备胎。”

“谁他妈告诉你的我把她当备胎?我怎么可能把三笠当备胎?她是我最重要的人!”

“谁看得出来?!我警告你,你不要把三笠对你好想得太理所当然……”

眼看俩人又要撕逼,幸好三笠及时赶来。她五官不活泛,担忧和愤怒的表情最常见。艾伦在她愤怒的制裁之外,麻溜地指着让向她告状,“三笠,你为什么会喜欢这么个,这么个……臭傻逼?对了,他先动手的。”

让忍住没骂回去,蠢蠢欲动地扯自己的领带。他情商比艾伦略高,明白当下最应该扮委屈,于是用手背来回揉一个眼角,表情疲乏,对三笠说:“三笠,不是我。”

他们的助理用一匹黑布把他们裹住护送出卫生间并边走边互相瞪眼都是后话,照片当时就上传了,给近来疲软的热门榜打了一针强心剂。让粉说我让清纯羞涩好男人,你艾就是一男花瓶,还管不住自己的屌。艾粉说我艾和三笠两小无猜,你让横刀夺爱臭不要脸。三粉笑笑不说话,都是不轻易下凡的世外高人。

事情到这里都和利威尔没多大关系。在工作室他注视荧幕太久,眨眼时眼睛像进了盐那种痛。江在市里拐了个弯,他的阳台分得一席水色。匹克西斯打给他,他在越南芽庄,电话两头都有水声。

“我在搞一个随机主题的电影,你有没有兴趣?”

“随机?什么鬼东西。”

“地点、事件和演员都靠你抽签,拍一个十五分钟到半小时的短片。我在芽庄钓鱼时想出来的,好不好玩?”同为阔佬,扎卡里爱钱,匹克西斯不仅爱钱,还爱艺术。产物先不论,他人生中的诗意来得迟却浩荡,像他那条疲惫而野心勃勃的老二。匹克西斯滔滔不绝,也像他野心勃勃的老二,“明年启动,不过你可以先抽。我打算找八个导演。”利威尔是第一个。


苍天有眼,他抽到电梯和停电,艾伦和让。

TBC.



其实更这章,主要是为了说:

青火本要卖不完了!!能吃青火又爱我的不如捧个场!!最近很穷!要卖身了!良心本!才卖30块钱!

购买地址

谢谢!

===

其实艾伦万万没有这么幼稚的,但是他不幼稚我就不爱他了

评论(54)
热度(198)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