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没来过,当我没爱过

[黑子的篮球/青火]五六岁的二三事 END.

2013年青峰大辉生贺。连续两年都写了生贺,难得长情了一回。


全员幼儿园,黑子保育员

其他CP有灰→桃→黑,实渕→若松→←樱井,说真的我也不知道实渕→若松是怎么来的【X 这些之外都是友情

算是年下吧= =|||

傻白甜,念两遍

 

五六岁的二三事

 

青峰的妈妈给他买了一辆自行车,四轮的那种,小孩子骑也不会摔,两个铃铛上都印着超人的“S”,车身红蓝相间,神气活现。那辆车是青峰妈妈出差的时候看见的,这里买不到的款式,独一无二。于是青峰大辉变成了幼儿园里最神气的小朋友,不仅如此,他还自诩是个小超人。

住青峰对门的桃井五月是最大受益者。幼儿园放学以后,青峰喜欢载着她遛弯儿。他们住一起,又在一个班,一个是另一个的跟屁虫。桃井的妈妈取笑他们,青峰气鼓鼓地辩解“五月是我的跟屁虫!”桃井的声音细细的,握着粉嘟嘟的小拳头,她才不服输,“阿大是我的跟屁虫!”战争就这样开始了:“你是我的跟屁虫!”“你才是我的跟屁虫!”“你才是!”“反弹!”“反弹反弹反弹!”“反弹一百次!”……

桃井总是穿裙子,不能岔开腿,就侧着坐,双手搂住青峰的腰,裙子理得整整齐齐的。紫原敦被他的三姐牵着回家,青峰和桃井从他身边骑过,青峰耀武扬威地按很多遍车铃。紫原扯着他姐姐的裙摆说我也想骑自行车,这孩子话不多,说话时面无表情,声音却还是软绵绵的。那个时候紫原就已经很高很高了,送他去读小学一年级也没人觉得不对,所以他一扯,就把姐姐的裙摆掀起来了。他三姐也才二年级,是个害羞的瘦瘦的小姑娘,当场哭起来。紫原不明就里,还扯着姐姐的裙摆,她哭得更厉害,他以为姐姐不愿意让自己骑车,心里难过,眼泪簌簌地掉下来,不出声。两姐弟在街上一闹一静哭得起劲,青峰已经骑出好远,桃井不放心地回头,看见紫原姐姐歇斯底里的哭脸,她轻轻扯扯青峰的衣服,“我们好像把小紫的姐姐弄哭了诶。”

青峰正蹬得起劲,额头上渗出亮晶晶的汗,大大咧咧地说:“不可能是因为我们的啦!”

“……好吧。”她转移话题,“阿大好厉害!你以后想蹬三轮车吗?”

因为这辆自行车的原因,这里的小朋友都觉得骑三轮车或者四轮车是一件很酷的事,不少人已经默默把青峰奉为自己的偶像、把骑三轮车或者四轮车列为自己的人生目标了。

“才不要呢,我要当shuper man!”

桃井咧开嘴,眉眼弯弯的,“当骑三轮车的shuper man!”

“不要骑三轮车!”尽管无意中成了骑车风潮的发起人,青峰还是清楚把蹬三轮或者四轮当做人生目标是一件有点傻的事。


火神大我是刚刚搬来的,他的眉毛长得很奇怪,他去向日葵幼儿园的第一天,被大家围着看了好久。黄濑凉太笑嘻嘻地摸了一下,“哇,是真的诶!”

紫原拉着赤司一起过来,矮的那个不情不愿的,绷着白白净净的一张脸,在这个年龄他就已经会熟练地摆出骄矜的神情了。紫原语调平平地说:“小赤,你看他的眉毛。”

赤司侧过头看一下,“分叉了。”言下之意是有什么了不起的。

这两个人是幼儿园里的一对三无组合,一般不爱搭理人,别人也不敢招惹他们,因为紫原很高,轻易打不过,哪怕是站在他旁边都很有压迫感。赤司也和绿间真太郎关系也好,绿间就更孤僻了,喜欢看书,赤司和他会交换书籍。大多数小朋友都还不识字,虽然绿间和赤司的书有很多图画,但也有字,所以他们看得懂书同样是一件很酷的事。绿间的座位在窗边,白皙的脸常常被阳光照得透亮,粉雕玉琢的,不少男孩子都想:如果绿间是个女孩子就好了。绿间这时也没有被外界的骚乱所打扰,桌子上放了一只二十厘米高的青蛙布偶,和他一起盯着一本《八十天环游世界·彩图版》。

火神的身体长得很好,个头比其他小朋友高出一小截,他被他们围着,不会觉得不适应,大家看他的眉毛都看得很开心的样子,他也跟着开心起来。这时他看见一个皮肤黝黑的男孩子和一个粉色头发的小姑娘从小花园里走来,男孩子抿着嘴,正在打量他,眼睛狭长狭长的,不自觉中一副凶相。火神心无芥蒂地朝他笑一笑,男孩子还是那个表情,衬托得那个小姑娘格外友善。

青峰来到人群外围,大家自动给他让出一条路,青峰来到他跟前凶巴巴地问:“你谁啊?”

“我是火神大我,我今天刚来的。”

青峰继续打量他,终于发现他的眉毛,立刻甩掉凶凶的表情,换上一个露出两排大白牙的笑,“五月,你看他的眉毛!”他还没说自己的名字。

桃井很懂礼貌,没有看火神的眉毛太久,只是认真地说很奇特。


青峰挺看不惯火神的,因为本来他有最酷的自行车,火神的眉毛抢了他的风头,所以他有事没事就要去招惹火神一下。今天把他的画笔藏起来啦,明天把眼屎糊到他本子上啦,后天把垃圾塞到他抽屉里啦,诸如此类,怎么下流怎么来。

在青峰第十三次试图抢走火神的动物画册时,火神和他打了起来。

比起张牙舞爪,他们更多是静止不动地抱成一团。火神心地好,打起架来却不手软,青峰和他身材相当,一黑一白的两个小团子纠缠在一起,火神使劲把脑袋往青峰胸口上拱,青峰使出吃奶的劲把他往外推。局势终于松动,青峰趁机翻身,打算用很无赖的一招——他要扯火神的小弟弟。扯小弟弟很痛,如果一个男生扯了另一个男生的小弟弟,他们起码会有一个学期都势不两立,青峰其实也没那么讨厌火神,只是情急之下被好胜心冲昏了头。火神及时挡住他的手,青峰一计不成又生一计:他把头撞到火神的裤裆前面。人群中发出一声低沉的哄声,因为大家都知道这种攻击代表青峰要和火神势不两立了。火神被迫面对青峰的裤裆,他只闻到他裤子上洗衣粉的清香,没有什么奇怪的味道。青峰想快撒尿!快撒尿!他想用尿把火神淋成落汤鸡!

这孩子脑子太缺了,也不想想他在众目睽睽之下尿裤子,以后会被人怎么笑,再也当不成向日葵的小超人了。幸好他没有喝太多水,这会儿怎么憋也憋不出来。

灰崎祥吾表示喜闻乐见,凑得很近,一会儿叫“火神!打倒他!”一会儿喊“火神你最厉害了!”比当事人还激动,恨不得自己也进去掺两脚。桃井说你能不能不要这么事儿——小时候女孩子总是比男孩子成熟一些。灰崎头也不回地问什么叫事儿?火神加油!

灰崎从小就喜欢漂亮姑娘,桃井就很漂亮,算得上向日葵的园花了,可是她成天和那个拽得二五八万的青峰大辉黏在一起,灰崎连和她说话的机会都没有。他虽然没有超人自行车,但是他有各种各样的溜溜球呀,他想桃井会喜欢的,女孩子不都喜欢那些花花绿绿的东西吗,而且他玩得很熟练,可以用绳子绕出各种各样的花,只是一直苦于没机会给她看。他因此对青峰积怨颇深,现在就想火神把他打得屁滚尿流。

桃井心想怎么有这么不懂事的男孩子,对灰崎更没好感(知道这件事以后灰崎偷偷哭过几回),她和相田丽子一起叫来花蜡笔班的保育员黑子哲也。可惜黑子老师存在感太低,谁也没发现这个杵在门口的成年人。

黑子轻而易举地把他俩拎开,平静地说你们不要打了。他们气喘吁吁地瞪着对方,小脸涨得通红,眼神来回交换了无数条信息,大体意思是“我讨厌你”和“我更讨厌你”。

这件事这样就算完了,但是青峰愈发讨厌火神,老寻思着要给他一个下马威。火神性格开朗,不像其他小朋友,他有什么玩具都愿意带到班上来和大家一起玩,被玩坏了也不会生气,因此左右逢源,和赤司他们都有点交情。青峰不爽极了,可是他不能说出来,一点都不男子气,只能暗搓搓地谋划着什么,连桃井也不清楚。

夏天到了,幼儿园组织大班的小朋友去游泳,其实叫泡水更合适些。青峰一如既往要出风头,为此他找出一条红色的老虎泳裤,虎头印在他屁股正中。桃井穿的是粉色的荷叶边比基尼,灰崎看到之后心如鹿撞,想上去搭话又不敢,在泳池边上抓耳挠腮。小朋友们在泳池旁列成白花花的一排,除了青峰,每个人都白皙粉嫩,四肢像用莲藕接的。那个时候大家都没发育,青峰喜欢巨乳的爱好也尚未被发掘出来。他满意地巡视了一圈男生的泳裤,都没有他的酷炫,火神还没来,青峰得意洋洋,心想他肯定不会超越自己。

不就之后,火神就挎着一个鸭子游泳圈来了,青峰冷笑着打量他一圈,发现他的泳裤和自己一模一样。青峰惊呆了,他妈又驴他,跟他说这是限量版,和他的自行车一样独一无二。双重打击之下他差点飙出泪来,硬生生给憋回去。赤司对这两人的勾心斗角心知肚明,让紫原和绿间观察他们的举动,据说会很有趣。黄濑拍起小手,“小青峰和小火神穿情侣泳裤!”

他俩同时回答:“谁要和他穿情侣啊!”互相气鼓鼓地瞪一眼,之后一个人站队头,一个站队尾,老死不相往来。

就在那天,青峰被气得做了一件丧心病狂的事:他趁火神教相田游泳的时间,偷走了火神的衣服。

到了回家的时候,火神发现自己衣服不见了,他什么也不说,自己默默地找。桃井问火火你怎么不穿衣服啊,火神说天气有点热。他猜到是青峰干的,把青峰拉到一个小角落质问他,青峰不想落在他后面,他们你追我赶,还得在湿滑的地面上保持平衡,像两只笨拙的小鸭子。青峰坚定地表示自己没有见过火神的衣服,狭长的眼睛睁得浑圆。

“真的?”

“真的!”青峰信誓旦旦。

“……喔,那我错怪你了,对不起。”火神就是很好骗。

“哼。”青峰脑袋一撇,不想再和他说话,其实幸灾乐祸得要飞起来。

第二天火神没来上学,青峰起初觉得没什么,可是到了下午,越来越坐立不安。他忍不住去问黑子,看起来可不情愿啦,他才不想表现得自己很关心火神呢。黑子说火神发烧了。

回到教室青峰更坐立不安了,肯定是因为他把火神的衣服偷走,他在回家的路上着了凉才生病的。他一下觉得自己不是故意的,一下觉得火神弱爆了,这么容易生病,一下又觉得对不起啦。桃井见他愁眉不展,问阿大你怎么啦。青峰向左边扭捏一阵,接着又向右边扭捏一阵,才支支吾吾地跟桃井说出来龙去脉。桃井瞪大眼睛,指着他的鼻子,叫道原来是你干的!阿大是混蛋!青峰很愧疚,他怎么知道火神会就这样发烧呢。在小朋友眼里,发烧是比天还大的事,头晕,不能出去玩,要喝难喝的药,还有可能要打针。总而言之,青峰把火神害惨了。

“那、那要怎么办嘛!”青峰苦恼地抱住脑袋,女生一惊一乍的讨厌死了。

“去道歉啊!”

“我才不要!”

桃井气得跺脚,“可是火火因为你发烧了诶!发——烧——”她刻意强调。

青峰捂住耳朵,“那又怎么样啊,不要不要不要不要!”

灰崎无意听到他们的对话,好不容易逮到一个抹黑青峰的机会,不能轻易放过,于是到了放学之前,整个幼儿园的人都知道是青峰偷走火神的衣服,害得他发烧了。青峰做得不对,但灰崎这样更不对,桃井心里知道,虽然阿大嘴上说不要道歉,最终一定会去找火神道歉,而且他已经很难过了。她跑去教育了灰崎一通,灰崎因此得到和桃井说话的机会,虽然内容和他想象中不一样,他也心满意足,在一小段时间里此生无憾。

青峰找黑子要了火神家的地址,临了还说:我不是因为要去看他才要他的地址的!黑子难得发笑,连说对对对。

青峰骑着他的自行车去。在路上他琢磨着给人道歉似乎应该带点礼物表示诚意,但他又没有钱,带的零食也吃光了,只能在路边摘了几棵草,用树叶包起来捏在手里。他给这束意味不明的东西取了个名字,“火大花”,因为是要送给火神,所以就跟他姓了。

来开门的是一个笑容可掬的阿姨,红头发,青峰闷闷不乐地叫火神阿姨好。火神妈妈说你是Tiger的朋友吗?青峰点点头,说但是我不是来找他玩的,我知道他生病了。火神妈妈把他领到火神的卧室门口,叮嘱道不可以呆太久。青峰“嗯”了一声,把手里的草和树叶捏紧了,掌心都是汗。

火神被被子捂得严严实实,脑门儿上贴了一个降温贴片,脸红扑扑的。听到开门的声音,他以为是妈妈,说Mommy我不想再量体温了。青峰有几秒没有出声,摸不准该怎么开头,火神慢悠悠地睁开眼睛,高温把他的眼睛烧成了两滩水,在两丛睫毛之间晃荡着。青峰心头一热,保卫自己似的拿出手里的植物,闭着眼,赴死一样地说:“是我偷了你的衣服,我是混蛋!”

火神会有多生气、会不会打他……在那一瞬间青峰想了好多好多,他不敢睁开眼,静悄悄地等待火神的反应。然而他等了很久都没见有动静,忍不住把眼皮掀开一条缝——火神坐在床上,对着他傻呵呵地笑。青峰以为自己紧张得出现幻觉,赶紧睁开双眼,用肉肉的手背揉了揉。可是揉完了,火神还在对他笑。

“你,你不生气啊?笨蛋!”青峰居然开始为火神打抱不平,“我、明明害你发烧了……”

“但是我妈说诚实的人都是好人,你不是混蛋。”火神掀开被子,他穿了一件棉外套(为了发汗),四角裤是草莓花色的,像女孩子穿的款式。青峰本来可以趁这个机会嘲笑嘲笑他,说不定还可以向他展示自己的小恐龙内裤,但因为太震惊而没有得逞。再说了,草莓花色的四角裤是真的很可爱呀。

“啊?”青峰呆住了。火神看得他有点不好意思,他赶紧把手头的火大花扔在他床头,“给你的!”火大花终于从密不透风的掌纹和汗水中解放出来,躺在床头柜上大口呼吸新鲜空气,顺便见见自己的新主人。青峰说完就噔噔噔地跑掉了。火神妈妈跟在他身后,“那个小朋友,再多呆会儿也没关系!”

青峰只管跑,一个字也不回答。


之后火神发现,青峰大辉虽然看起来很凶,但是人还是不错。火神的妈妈心太大,刚刚搬过来,有各种各样的事情要忙,有时候会忘记帮他准备便当。中午青峰发现他什么也没带,就会拽拽地走过来,拽拽地把自己的便当盒子往他面前一放,“喂,你要不要吃。”

“你不吃吗?”

“唔,我恰好带了两份。”

“为什么会带两份?”

“因为、因为我要长高,所以吃很多!”青峰大声喊以掩饰心虚,搞得火神奇怪他为什么这么激动。

火神小时候是个傻白甜(长大之后也很甜),这么明显的谎话他都信了,再加上他很饿,就拿过青峰的便当吃起来。看得出来青峰的妈妈很宠他,便当的豪华程度仅次于向日葵第一富二代赤司征十郎。

下午他们坐在一起画画,火神听见青峰的肚子咕咕叫,起初他以为自己听错了,但是还有第二次、第三次,他鬼祟地瞅瞅青峰,一眼很短,之后立马收回视线装作在画大白鲨,涂了一嘴乱糟糟的牙,他又看青峰一眼,青峰画的是霸王龙,正在用蓝色的水彩笔狂乱地在纸上填色,另一只手捂着肚子,表情蔫蔫的。火神问你是不是饿了啊。青峰点点头,又摇摇头,斩钉截铁地说没有。火神还是觉得他饿了,在书包里乱翻一阵,掏出一块巧克力。这块巧克力不知道年方几何,被晒化又凝固了好几回。

“你拿去吃吧,可以吃的。”

青峰怀疑地盯着火神手里那块被压得扁扁的东西,怎么也不能把它和食物联系起来。火神又听见他的肚子在叫,只得撕开包装纸,自己咬了一小块,“看吧,我没事。”

青峰这才敢接过来,半信半疑地吃掉了。

火神跟桃井聊起这件事,桃井是个小明白,对他说阿大怎么可能一天带两份便当,他把自己的给你啦,你要向他道谢喔。火神还没来得及消化这个信息,青峰就按着车铃来了,他在他们面前停下,双手抱胸,“喂,你们谁要坐?”

桃井说我之前坐过很多次,不如火火坐吧。火神确实很想坐,他也觉得青峰的自行车很酷,比他的眉毛稍微酷那么一点点,而且小孩子哪里懂什么推脱,所以他兴高采烈地坐到四轮车的后座上去。青峰让桃井回家小心,桃井乖巧地点点头。

火神不穿裙子,不用像桃井那样侧着坐,而是正对青峰的背。青峰以前总感觉背上桃井的温度只有窄窄的一条,而火神是暖暖的一片。

“想去哪里?”青峰问,声音被风吹散了,来到火神耳边只剩浅浅的一道。

“向日葵小学的篮球场。”

青峰熟门熟路,车头一扭,朝向日葵小学骑去。

令人惊奇的是,篮球场里居然没有人在打篮球,只看见一群一二年级的聚成一堆争执着什么,互不相让。青峰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他在幼儿园里作威作福,到了小学,只是别人眼里的一个小豆丁而已,于是他和火神在一棵树后面藏起来观察事态发展。令人再次惊奇的是,事情的主角不仅有小学生,还有青峰和火神的同学——樱井良。

经过一番观察,他们确定事件主角有三个人:幼儿园的樱井良,一年级的若松孝辅和二年级的实渕玲央。

实渕是个传奇人物,齐肩的黑发乌油油的,打扮得比女孩子还精致,一边逼大家叫他姐姐,一边大摇大摆地进男厕所露出小弟弟撒尿。争吵的声音隐约传过来,樱井说:明明是我先说要嫁给若松前辈的!他胆子小,语气再激动,冲出口也是细细的一声,气势压不过那边。事态已经发展到让樱井都振振有词的地步,可见有多严重。实渕说:那又怎么样,这哪有先来后到啊?孝辅从昨天开始是我的人了!实渕比樱井大的两年不是白长的,一下子说得樱井哑口无言。樱井讷讷了半晌,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只能再次重复是我先说的。

青峰知道若松和樱井的事。他们感情非常好,一起上幼儿园时总是黏在一块儿,关系比青峰和桃井还亲密。青峰有时候会欺负樱井(主要是抢他的便当),一直都是若松帮他出头。若松高他们一年级,升上小学后他经常来接樱井放学。大家都知道樱井长大以后要嫁给若松,这个玲央姐姐真是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

若松分明向着樱井那边,但实渕仗着自己年龄最大,连他也要欺负打压,一点都不懂得温柔,怪不得若松不中意他。若松受不了了,推一把实渕,说我说过我喜欢良了!实渕的气势顿时被削去大截,也不说话,拧着眉头看若松,若松被瞪得心软,本来想拉着樱井一走了之,现在也迈不动步子。他表面上凶神恶煞,其实是标准的刀子嘴豆腐心,如果之前他狠得下心,他们三个也不会变得这么难看。今吉翔一闻讯赶过来,笑眯眯的,若松看到救星,一把拉住他,“你快帮我说一下!”

今吉一看是场三角恋,自己不好插手,就明哲保身地说算了,他少年老成,心里有把算盘,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都清清楚楚。这人精走得干净利落,主要原因还是诹佐佳典请他放学后帮自己写作业,报酬是一张已经绝版的三国人物卡(今吉差那一张就集齐一套了)。若松鼓起勇气,拉着樱井和他一块儿离开,两人踩着他的影子。之后球场上只剩实渕一个人,背影细细小小的,乌亮的黑发上镀了一圈夕阳的暖光。他坐在地上难过地吸鼻子,偶尔抹一抹眼角,忍住没有哭出来。

青峰和火神对男女之情的认识也就停留在接吻会怀孕的地步,一时也拎不清谁对谁错,但看实渕那么难过,两人都于心不忍。火神上前去安慰,蹲在他背后,拍一拍,“玲央姐姐(青峰让他这么叫,虽然很奇怪),你别哭了。”

实渕猛地转过头,看见一个面生的小豆丁,五官因为担忧皱成一团,像一个揉坏了的面团儿。实渕顿感丢脸无比,可是恼羞成怒就太没姿态了,他只能小心翼翼地端着,“我没事,不用你管。”火神浓眉大眼、皮肤白,长大以后五官太硬了点,四五六七八岁是他可爱的巅峰时期,要实渕对他发火,对着这么讨喜的一张脸,他也发不出来。

火神看他眼角和鼻尖都红红的,眼眶泛着水光,哪里像没事的样子,不依不饶,“你明明就哭了。”

青峰跳出来,“对啊,哭了就哭了,不要狡辩。”

青峰和火神完全读错气氛,情况变成两个小豆丁联手欺负实渕。实渕不仅心里难过,现在面子上也挂不住了,只想快点一走了之。他拍拍屁股站起来,眼神高傲,“多管闲事,小鬼头,快点回去玩泥巴。”他怕他们跟上来,一步三回头地跑了。

火神感叹道:“小学生的世界果然很难懂。”

青峰半点不care,“我们去吃刨冰吧。”

“好啊。你有钱吗?”

青峰翻翻裤子口袋,摸出来两片皱巴巴的比巴卜泡泡糖,给自己和火神一人一片,“没有。”

“那不如去我家吃冰淇淋。”火神提议道。

青峰说好,再次耀武扬威地跨上自行车,火神从后面环住他的腰。

火神问他,“刚刚良是不是说要嫁给若松啊?”

“是啊。”

“五月是不是也要嫁给你?”他单纯地好奇一下。

青峰蓦地烦躁起来,“说什么啊,我才不要她嫁给我。”

“为什么?你们关系很好啊。”

“女孩子麻烦死了,大惊小怪的,我爸说和她们呆久了会折寿。而且五月想嫁给黑子老师的。我要结婚的话,不如娶你好了。”青峰爸妈进行床上运动都挑青峰不在的时候,导致青峰眼中的结婚就是一起吃饭睡觉,偶尔打个啵儿,所以对象是男是女都没关系,相处愉快就行了。他和火神相处得就很愉快,简直有点过于愉快了。

“好啊,”火神的想法也一样,“不过应该是我娶你。”

“不行,我是男生,男生怎么会被娶?”

“可是我也是男生。”

两人首次认识到性别分歧,就是从关于“嫁”和“娶”的争论上。但是他们没有记挂这件事太久,长大以后才能结婚,而要等他们长大,还有好久好久呢。

到了火神家里,青峰发现火大花被装在一个玻璃瓶里,瓶子里有水,草还没有完全枯萎。说实话,火大花卖相不大好,再说实话,火大花的卖相可以叫十分丑陋。青峰过意不去,草率的心意被仔细装裱起来,别提有多难为情了,他化尴尬为愤怒,气呼呼地问你为什么把火大花放在瓶子里?

“原来它叫火大花,”火神把瓶子拿过来转着看,端详树叶上的纹路,表情认真,“因为是你送我的啊。”

青峰赶紧把火大花拔出来扔在地上,“扔掉,我送你别的。”火大花真是越看越丑,青峰后悔得抓心抓肺。

“喔……那你不要忘记了。”火神把火大花捡起来放进垃圾桶里,看着恋恋不舍的。青峰有点感动,脸颊开始升温,他以为这是感动的正常反应。

那天他回到家,从花瓶里抽出一支塑料玫瑰,又从图画本上撕下来一张白纸,边缘像狗啃,专心致志地写下,“sòng nĭ yì duŏ méi gùi huā.”他用透明胶把花茎黏在纸上,放进书包里。


第二天到了学校,青峰献宝似的把塑料花拿给火神,火神之前在美国上幼儿园,没学过拼音,完全不认识纸上的符号,青峰煞有介事地说这是“送你一朵玫瑰花”的意思。火神连花带纸好生收起来。

樱井也来了,青峰和火神凑到他身边去问东问西。他们是幼儿园里仅次于的紫原敦的高个儿孩子,被他们围着,压力也是很大的。两个熊孩子毫不体贴,问题像连珠炮一样,樱井答不过来,看着就要哭了,火神打住问题,让青峰也闭嘴,“不好意思啊,我们只是好奇而已。”

“喔……对不起……你们有什么问题,可以、可以慢慢问我的。”

青峰搬了三根小凳过来,和火神一起聚精会神地听樱井讲故事。那可是爱情故事,只属于小学生,他们平常不好意思说,心里还是很憧憬的。

“你怎么知道你喜欢若松的啊?”

“就是老想看见他,”樱井的脸微微红了,“和他在一起很开心。”他头一次享受被人用憧憬的目光注视的待遇,不由得飘飘然起来。

“喔……”青峰和火神若有所思。撇开这个,他们现在已经是听过爱情故事的小孩儿了,一只脚迈进了小学生的世界里,两人不约而同地露出自豪的神情。

 

放暑假,火神和妈妈要回美国去看望他爸爸,青峰知道这个消息以后很失落,他们不会用手机也不会发邮件,火神离开这里,就联系不上了。这些日子里,青峰和火神的关系俨然超越了青峰和桃井的,被青峰载着遛弯儿的人变成火神,他们还一起吃饭一起上厕所,后面一项是桃井办不到的。她私底下有点不开心,桃井妈妈安慰她说男孩子总归要和男孩子玩,你也去找女孩子玩好啦。现在,桃井和相田已经是整天手拖手的小闺蜜了。

火神对青峰说我过了生日就回来,青峰问你生日是多久啊?

“八月二号,你呢?”

“八月三十一。”

“那我比你大,叫哥哥。”小孩子都觉得被人叫哥哥或者姐姐自己就占了便宜。

“谁说的?不一定,你今年几岁?”

“六岁。”火神今年本来可以念小学,但是他妈妈怕他跟不上国内小学的节奏,先让他来读了个幼儿园大班。

青峰今年才五岁,他张大了嘴,搞这么半天,原来火神比自己大啊,他别过头,“……不叫。”

“那我回来就不找你玩儿了。”

“那也不叫。”

“我认真的。”

“我可以上你家来找你。”

“我让我妈不给你开门,我本来还想给你带礼物的,你不叫我也不带了。”

青峰一听有礼物,眼睛唰的一下亮堂起来,“什么礼物?”

“你叫我我就告诉你。”

“……”

“快叫,叫大我哥哥。”

“大我……大我哥哥。我叫了,快点告诉我你要给我带什么?”

“你一点都不乖,”火神真的有了当哥哥的样子,他也有一个哥哥,叫冰室辰也,这些威逼利诱的招数都是从他那里学来的,“重新叫。”

“大、大我哥哥!”青峰脸都红了,叫声哥哥而已,怎么会感觉这么羞耻呢?“这下行了吧!”

火神笑逐颜开,揉揉青峰的脑袋,“好吧,我给你带超人战衣。”

青峰挪开几步,之前说要娶火神都不会害羞,被他摸摸脑袋,脸却热得要烧起来了。


青峰和爸妈一起回乡下,他喜欢跟着自己表哥捕蝉和钓小龙虾,成天风风火火的。他仗着动作机灵胆子大,比他表哥捉的蝉还要多。他捉了也不会关它们太久,只有树上才是蝉的家。他本来想给火神带一只特别大、特别漂亮的回去,但正是因为它漂亮,更不能束缚它。青峰思来想去,最终决定把它放生。按照惯例,他也给这只蝉取了名字,“火飞神”——还是跟火神姓。

青峰回到家里,八月二号过了,还不见火神回来,等得他心急如焚。上火神家去,没人给他开门。五岁不到的青峰前所未有地惆怅起来,火神会不会也像火飞神一样,走了就不回来了呢?夜里他想起这种事,难过得无法自持,在被子里呜呜地哭,这件事很不光彩,哭是小姑娘做的事,他只能偷偷地抽鼻子。哭了很久,他抽了一个非常响亮的嗝儿,被他妈听见了。他妈把被子撩开,看见自家儿子蜷成一团,身子一缩一缩的。

“宝宝你哭什么呀?”青峰妈妈只有在安慰他的时候才叫他宝宝。

青峰一听这个称呼,更加难受,既然他妈都发现了,也用不着憋。他放开了大哭,“呜呜……火神、火神飞走了!!他、他他不会,不会回来了呜呜!”青峰说得磕磕巴巴,抬起一张涕泗横流的黑脸,吓了他妈一跳,“妈——我好、呜呜,好难过啊!火神,火神……呜呜呜。”

青峰妈妈和火神妈妈是麻将搭子,她早就知道他们母子俩暑假要去美国的事,“不哭喔乖,火神妈妈跟我说了,他们八月二十号回来,今天几号呀?”

“十……十九号!”青峰每天都看日子。

“那他们明天就回来了!我们明天去找他们玩儿好不好?”

青峰妈妈又是哄又是劝,把青峰搂在怀里安慰了好一会儿,他才终于睡着。


二十号晚上,青峰妈妈领着青峰上火神家做客,两位母亲聊得其乐融融。青峰和火神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然而青峰想起自己昨晚上为火神嚎啕的事,羞愤不已,尽管心里很想和火神亲近,却不怎么和他说话。火神不开心,心想怎么去一趟美国回来,青峰就变了呢。

青峰看见火神妈妈把他叫去,笑着说了几句什么。火神一扫脸上的阴霾,笑眯眯地回来,他掐一把青峰的黑脸,“你妈说,昨天晚上你想我想得哭了啊?”

“没哭!”青峰被说中心事,努力把满不在乎的表情摆得好好的。

“你眼睛还肿着呢。”

“哪有!”嘴上这样说着,却忍不住赶紧站起来照玻璃,眼睛果然有点肿,“没睡好而已,你别自作多情了。”

“哭了就是哭了,我也很想你啊,虽然没有哭。”

青峰不满地想那你就没有像我想你那么想我嘛,低下头不开心起来。火神拿出给他买的超人战衣,其实根本不叫战衣,只是一件蓝底镶红边的T恤,中间有一个大大的S。青峰收礼不手软,表情也软下来,“好吧,谢谢你。”

“快点穿上让我看。”

青峰三下两下把衣服脱掉,套上超人T恤。T恤的颜色太艳了,衬得青峰愈发黝黑,火神忍住没笑,只说好看好看。

“提前祝你生日快乐。”

“我也补祝你生日快乐。”

发烧是坏事的极限,而生日是好事的极限,两人都郑重其事,想着不能把这天大的好事给胡乱搅和了。

“你想好许什么愿望了吗?”

青峰鸡啄米似的点头,“早就想好了!但是我不告诉你。嗯,不,如果你告诉我你许了什么愿,我也可以告诉你。”

火神一脸高深莫测,“我不告诉你。”

“那我也不告诉你。”





我希望我快点长大,这样青峰/火神就能嫁给我啦。

 

END.


一天之内居然写了一万字,虽然全是口水话。小朋友太可爱了,写着都把自己萌秃了。

写好就忍不住发出来,提前祝儿子生日快乐。

祝你打最好的球、有最大的屌和最贤惠的媳妇。

青春永驻。

评论(6)
热度(60)
 

© 人都死了还写个鸡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