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没来过,当我没爱过

[进击的巨人/团兵]软肋 #5

更得有点快,unbelievable!

=======

利威尔前一阵忙于奔走,凑足戏班子,临行前琐事陡然增多,没什么闲心挂念埃尔文。三毛也在剧组里,除了演戏还揣着点儿叵测的居心。他女朋友某天梳妆打扮时惊觉眼角发了条细纹,受了刺激,之后开始拐弯抹角地提结婚的事,搞得三毛惶惶不可终日,一听利威尔他们要在大西北待两个多月就赶紧来了。奈尔说这件事你干得不厚道,他们互相知根知底,三毛女友是圈外人,比他们年纪都小,义无反顾地和他搅和了七八年,熬到去年两人终于公开关系,她才算坐稳了扎氏正宫的宝座。奈尔没有深究,都是男人,谈到结婚不免心有戚戚。两人对酌几杯,奈尔“啧”一声,“你快回去道歉。”

三毛觉得这件事不能让步,“道了就得去领证了。”

“不道就得分手了。”奈尔摇扇子,三毛画的那把,是拍古装片时学的姿势,据说萧疏风流。

“再拖几天。”

完了两人思忖良久,同时开口,“那我(你)买个包送她。”

过了几天利威尔上扎卡里家汇报剧组情况,捎上了奈尔、黎各和三毛,好让扎卡里看看影片主演都是人模狗样的。当天三毛还没把包送出去。他住在酒店里,出走时匆忙拾缀的衣裳不怎么能见人,扎卡里挂着制片人和投资人两个头衔,怠慢不得,他当天去商场里捯饬了一套体面衣服换上,独身时很快流露出惯于被人照料的狼狈,是黎各帮他摘掉新衣的价签。

扎卡里家迎来送往,往往是这拨人前脚刚走,下一拨后脚就来。他对年轻一辈颇为慷慨,叫人泡了今年的新茶待客。他非得把喝茶这件事捣鼓得像模像样,很有附庸风雅的意思,附庸久了就成了内行。佣人是专门学过练过的,做得出旅游风景区茶叶商店的排场。他们四个都不是第一次来,纷纷在紫檀木桌子边坐得端端正正,黎各看看泡茶那姑娘二十出头的、年轻细白的手腕,多少有点羡慕。

扎卡里掌握剧组的生杀大权,底气十足地晾了他们半个小时,一干人茶喝了两轮,才见着他披一件棉麻衫子下楼。他通常不苟言笑,就偏爱黎各,对她脸色格外和蔼,看她就像看自己亲孙女似的。黎各在这儿如鱼得水,捧着紫砂茶杯小口小口地啜,侧脸挺娴静。利威尔坐她对面,始终忘不了她对韩吉说“起码给个打胎钱”,表情便有些玩味。

他们走的时候正有新客人来,是个像刚从地铁站里的整形医院海报上抠下来的美人,快入冬了还穿凉鞋,鞋子里高耸的脚背白得像片纸。她见到三毛和奈尔便止住步子,眉毛微微一跳,表情惊喜,“好久不见了。”

被招呼到的两人明显同时愣了愣,硬梆梆地应了一声。

她并未受挫,“你们来干嘛?”

“就来问候问候老爷子。”

她的眼睛在奈尔和三毛之间流转一圈,到了利威尔和黎各身上,随后报上自己的名字,分别同他们握手,手心手背皆是常年精心保养的细皮嫩肉。和黎各四目相对的瞬间她们都有同性相斥的想法,握手握得如临大敌,分别在准前夫的朋友和前男友面前为自己争一口气。利威尔的作品她都说得出来,欣赏之情也像是真的,提前坦白了解不多,但只言片语并不显肤浅,确凿有种人情世故滋润出来的通透。利威尔对她的美貌无动于衷(他是弯的),搞文艺的人难免敏感,这双鞋的鞋跟实在太高,他只觉得她脚背的青筋显得神经质,与她的通透背道而驰。Flora稍作停留便走上台阶,走前散了名片,她在公关公司身居要职,长袖善舞得可以当场跳一支锅庄(一种藏族舞蹈)。其实她在埃尔文的圈子里树立的女精神病形象深入人心,三毛和奈尔都没想过她正常起来是这么的落落大方,一边揪着埃尔不放文一边跑业务也应付得过来,跑的还是扎卡里这么大的业务,女人的两面性不可小觑。在场只有他们俩心知肚明,就当看了一场主角全然不知情的狭路相逢。

临下车库,利威尔听见身后传来一阵“笃笃”的脚步声。来人是Flora,在高跟鞋和包身裙的夹击里健步如飞。她停在利威尔面前,递给他一串钥匙,笑一笑说你忘记拿了。这个笑容里她的五官走位极其端正,苹果肌推起来的肉几乎遮住她半个瞳仁。

利威尔道了谢,他不能碰钥匙上他人的体温和汗,把钥匙圈挂在食指上那么拿着。他家的钥匙和车钥匙拴在一起,还有另一把,能打开之前埃尔文和他一起买的房子。他和他分手仓促至极,不仅房子没处理,钥匙也留下了。利威尔刚回国那天看到这玩意儿着实心头一紧,思来想去,没舍得摘。

几个人在车库分道扬镳。三毛到酒店收拾好行李准备回家,怕他女朋友说他在外面有人,特意脱掉刚买的衣服换上一套旧的。他女朋友见到装包的购物袋时还能稍微端着,三毛揭下防尘袋她就端不住了。三毛趁热打铁,把她压在餐桌上干了一场,干完他女朋友乖得像根猫似的,澡都不会自己洗了。他放好浴缸的水把人慢慢往里放,以为这事儿暂时算完了,自己起码能安生到电影开机。结果当晚他女朋友拉他一起看《他其实没那么喜欢你》,到Neil向Beth求婚那一段一个劲儿说“你看看人家,你看看人家!”

黎各回家逗狗,奈尔回家打机,利威尔这趟家回得比较惊悚,他进电梯前收到一条短信,艾伦发的,“我绝对比埃尔文器大活好。”

利威尔心想难不成他这是要在自己面前出柜,手下却没乱了方寸,回:你再睡一觉。

艾伦收到他的回信,吓傻了,赶忙打电话来道歉,“靠!我发错人了,刚眼睛看花了。”就算他这么说,这句话无论发给谁动机都挺不纯的。

利威尔没逼问他,他自己先招了,“我在和一个女演员……聊天。就是李莉嘉,李莉嘉你认识吗?我通讯录里她就排在你名字上面。我们在讨论八五前的男明星谁的cock比较大,她一定要说埃尔文器大活好(此传言在圈内风行已久)。我觉得空口无凭啊,他们怎么可能睡过。”他想了想,狗腿地补上,“我根本没听说埃尔文和哪个女的睡过。”

因为他和男的睡。

“我居然不意外你一天到晚想这些。”

“怎么成了一天到晚?偶尔谈一下而已啊,又没有什么不良动机!”

利威尔拆穿他不留情面,“放屁,你的意思不就是想让她体验一下你器有多大活有多好么?”

“……那她又不吃亏的。”现在孩子普遍贞操观念不大对,艾伦把不到小花旦,到处拈花惹草,以他的资质当种马问题不大。近几年的网络文学和文艺电影害人不浅,像艾伦这种心中高悬白月光、老二不羁爱自由的风流人物,放言情小说里,那叫痴情。

那位李莉嘉和小花旦有过几面之缘。有一次两人在某个活动上碰见,李莉嘉资历更老,礼服是大牌赞助的手工定制,小花旦穿几年前的成衣,居然轻轻松松把她比了下去。李莉嘉对艾伦有意,主动招惹艾伦的心上人,不料她情商低得可怕,压根儿听不出来这位姐姐的冷嘲热讽,佩特拉听出来了,要求和李莉嘉换座位。一次饭局上她点到即止地把这件事告诉了韩吉,韩吉和李莉嘉就算隔空结了梁子。当时尼斯也在桌子上,听到这话便留了个心眼,李莉嘉来试镜他新戏的女主角,他没让她上。李莉嘉仔细一琢磨,以为是韩吉和小花旦从中作梗,因此对小花旦恨得更深。小花旦毫无自觉,见了她还甜甜地叫姐。

艾伦抓紧时间约利威尔吃饭,在某会所订了个包间。利威尔斥他浮夸,说你何必搞这种阵仗。艾伦才是真正的不开心,一见利威尔他就吃瘪,无论他觉得自己多帅、多厉害、多有成就,都吃瘪。他负气开了一瓶上万的红酒,一个人喝掉三分之二,眼眶红红的,委屈极了。他醉了要去露台上唱歌,三笠拉都拉不住。利威尔关上门,心平气和地招呼三笠和阿明吃菜,没一会儿艾伦竟然自己打开了露台的门,半条身子挂在窗框上,大叫一声小花旦的本名。

“你冷静一点。”三笠一边生气一边找服务生拿醒酒药,期间利威尔和阿明在露台上陪他,带孩子似的。利威尔双手抱胸俯视在地上缩成一团的艾伦一会儿,不情不愿地蹲下去,手势非常笨拙地拍他的脑袋,阿明抚他的背。这情形货真价实是在带孩子。艾伦已经疯过了,开始长久的沉默,李莉嘉偏挑这时触他的逆鳞,发微信过来:听说小花旦出席活动时摔跤了哈哈哈哈哈,糗死了。艾伦瞬间怒火爆棚,按着录音键对手机吼:别开玩笑了,你哪一点比得上她啊!?

后来利威尔和小花旦就是死在他这一句话上的。


TBC.

跑了跑剧情,埋了点伏笔,信息量有点大

说明一下,兵长和Flora是互相不认识的

评论(33)
热度(183)
 

©  | Powered by LOFTER